首页 > 暂未分类 > 出马仙往事 > 第5章 破厌胜

第5章 破厌胜

目录

    听到胡三太爷借我的话,再联老乞丐的话,我爸马上明白来,一定是到了我恢复正常的候。

    不怠慢,叫上村的两个壮伙,叫上我妈妹妹迪,马上回了。

    虽木工的锛凿斧锯等工具我爸在继续是随庭条件的转,我爸置办了全套的电工具,电锯电钻等工具一应俱全,木料的,做一口一米长的棺材,有一个搞定。

    见我爸走了,我迈稳健的步伐走进了主宅。

    这来,我一直是走路步履飘忽,气不足。像今的状态,全村人感觉到了不劲,有几个胆我进了屋

    我知,我在是被胡三太爷捆了半窍了,惊讶。

    我走进屋,一脚踩锅台,纵身一跃,一搭到了主梁上,另一直接在梁上拿来一个东西,直接扔到了上。

    这,早东北农村的民居,门,分东屋西屋,一般东屋住的是长辈,西屋住的是辈,间是厨房,其东屋西屋叫做屋,间的厨房叫做外屋。

    跟我进来的几个胆见我梁上掏一个东西扔到了上,伸抢。

    我了四个字:“住!”

    几个见我今反常的表,本来是仗来的,听我这一喊,顿全跑了

    借灯光,我往上一,一明白了是怎了。

    原来,被胡三太爷扔在上的,是一个白底黑纹的布老虎。

    到这,相信部分人不知是怎是,果有传统木工的艺人,很已经知这到底是什东西了。

    这个布老虎,叫做厌胜,,放到书语写的写厌胜,是读却不是读厌胜,读压胜,在东北有叫压身儿的。

    木工厌胜创者,是木匠的祖师爷公输鲁班。

    川蜀,未建江堰,先修镇江楼。

    这个镇江楼是鲁班修建的,镇江楼竣工,鲁班在横梁的凹槽放置了一个挑扁担的木人,了使木人保持平衡,他在扁担的两头各放了一粒稻米。

    鲁班留了一句话:“木人不倒,水不进蜀。”

    谁承木人在镇江楼上一站是一千

    来唐高宗登基,上元二,川蜀一带爆了有史的一场鼠灾。有这老鼠爬上镇江楼的横梁,吃了两粒稻米,木人失平衡,倒了。

    结果江堰决口,水涌进川蜀

    来,杜甫诗:

    君不见,

    鲁班修造镇江楼,

    刻石立稻梁斗。

    古虽有厌胜法,

    奈何江水向东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厌胜这个东西了,兴旺主人。

    的不主人来讲,轻则伤身,重则丧命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来刻刀雕刻一木船,放到房梁上,船尾朝门,船头朝,这主人财。

    门框上放一支毛笔,这的孩容易很,房梁上放一串五帝钱,这走仕途。

    在盖房候,主人罪了木匠,是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死人的头白布包来,修在墙,晚上的候,这安静的睡觉了。

    或者弄上一节渔网,藏在进门的门槛边,不了几,主人锒铛入狱。

    至这个布老虎,有一个法叫做:白虎上房梁,财破人尽亡。创头三尺空,不死疯。

    来这住在这人,应该是不知做了少辈的善,才在这间房留住了命阿。

    接来,见胡三太爷草纵我的身体,在屋寻找了来。

    见我来到了西屋的窗户,伸在窗框上取一物,我一是一跟不知风干了的狗鞭,这个是“保佑”男主人寻花问柳的。

    我来到东屋,伸扯掉炕席,直接在炕上挖了来,这铺炕是红砖搭来的,我却力,一点有破,很轻松挖到了炕边的土,在土方很深的方,找到一件已经烂的不的粉瑟的肚兜。

    这个厉害了,这个是“保佑”这的媳妇红杏墙的。

    一番忙碌,找来很厌胜设置的东西,什半截的草鞋,上吊的白绫,上锈的菜刀,带血的麻绳等等,不知这宅的主人罪了少个木匠。

    我来的有东西,全来,走到院,院了一口锅,半锅油已经在李伯的安排,被烧的已经有点冒烟了。

    我在屋来的东西,一股脑全丢尽了锅

    不一听见锅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,声音叫让人头皮麻,极是瘆人。

    因我是在捆半窍的状态,才听见了声音,一旁围观的人是听不见的。

    锅底在不停的加劈柴。我告诉李伯准备一漏勺。

    了半个,我爸几个,搬刚刚做棺材来了。

    是我漏勺,油锅有炸剩的渣全部来,倒进了棺材

    这,我来到了院的西墙边上,脚在上画了一个圈,告诉李伯:“挖。”

    李伯马上命令两个壮劳力挖,直挖一米深,挖到一块石,继续再挖,原来一块青石板,挪石,一张朱砂画的符纸在演

    这,我围观的众人:“属龙的男人,剩吧。”

    李随声附:“快快快,属龙的劳力,剩的赶紧回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在我们东北老有很人管壮的男人叫劳力。

    村的人真听这李伯的话,不到两分钟,院我,我爸几个壮男人有李伯。

    我问李:“属龙?”

    李伯陪笑:“旭东阿,忘了?我是属龙的,是我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,我

    我撕张符纸递给李伯:“烧掉."

    此的李伯,我的话是言听计

    块青石板很很厚,足有六七百斤,我它掀翻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单了石板,李几个壮劳力傻了。

    随青石板被掀,一个黑洞洞的井口在演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